美联储降息前景难料,6万亿美元的现金储备依然坚挺

2024-02-20

投资者每天都在向货币市场基金投入数十亿美元。企业囤积的现金也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同时,市场正在平稳地消化大量美国国债。

对于一种年初就被许多市场预测者视为“死亡的”资产类别来说,现金其实仍有很大的生命力

货币市场基金总资产已经突破6万亿美元

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ICI)的数据显示,自今年年初以来,投资者向美国货币市场基金增加了1280亿美元资金。截至第三季度末,美国企业持有创纪录的4.4万亿美元现金,而自2019年年中以来,美国已大量发行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库券,且市场还有更多消化的空间。

这与几个月前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华尔街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是,一旦美联储开始降息并降低资金储备的吸引力,投资者将把所有现金储备重新配置到其他地方。但从那以后发生了很多变化。

首先,交易员大幅调低了美联储的宽松预期。美联储开始降息的时间拖得越久,现金获得4%、5%甚至更高收益率的时间就越长,从而使投资者不会把目光投向其他地方。再加上企业在疫情爆发后似乎不急于花钱,以及存款人仍然担心银行体系的状况,所有迹象都表明,2024年又将是一个现金大年

追踪货币市场基金业的Crane Data LLC总裁彼得•克兰(Peter Crane)说,现金大行其道并不是昙花一现。“对利率的重新敏感仍在蔓延,甚至很多资金还没有行动。”

在金融危机后的10年里,由于美联储将借贷成本维持在接近零的水平,现金一直是一个长期被忽视的选择。但在经历了三年的加息周期后,情况发生了变化,疫情引发了对避风港的争夺。2022年,美联储启动了几十年来最激进的加息步伐,将利率推高至远高于5%的水平,从资产管理公司到家庭投资者,所有人都注意到货币市场基金、美国国库券和其他短期资产的吸引力,而银行存款的收益几乎为零。

因此,去年有超过1万亿美元流入货币基金,是ICI自2007年以来录得最多的一年。这些资金流入帮助货币基金跟上了美国国库券发行的步伐,货币市场总资产与未偿还国库券之间的差距虽然在缩小,但仍表明市场对短期国债有兴趣。

加息推动短期国债收益率飙升至较长期国债收益率之上,目前3个月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约为5.37%,较指标10年期国债收益率高出逾一个百分点。尽管所谓的曲线倒挂预示着潜在的经济衰退,但在短期债券和货币基金中的现金不太可能迅速流出

如今,随着政策制定者暗示将转向降息,有关大规模现金储备将持续多久的争论正在酝酿之中。降息的时机将是关键,在本月公布了强劲的就业和通胀数据后,交易员已经降低了他们对年中之前降息的预期。

去年年底,贝莱德金融管理公司(BlackRock Financial Management)的罗森伯格(Jeffrey Rosenberg)表示,他预计6万亿美元货币基金资产中的很大一部分将转向股票、信贷甚至国债等领域。花旗环球财富和瑞银资产管理等公司也持类似观点。

但在摩根大通的策略师看来,只有约5000亿美元存在资金外逃风险,因为这些资金的大部分用于现金管理或流动性目的。此外,考虑到股票与现金的对比,“相对于预期收益,现金更具吸引力,”巴克莱集团策略师Joseph Abate在上周的月度报告中写道,他将标普500指数未来12个月的预期每股收益与联邦基金利率(现金回报的代表)进行了比较。

另一方面,据Federated Hermes全球流动性市场首席投资官坎宁安(Deborah Cunningham)称,2024年约有1万亿美元将从尚未大规模转移现金的公司流入货币基金。

ICI的数据证实了这一点。数据显示,自2022年3月以来,流入货币基金领域的1.198万亿美元资金中,散户投资者约占80%,其余部分来自机构投资者。坎宁安称,市场预期,如果美联储正处于利率峰值或平稳期,机构资金流动将开始回升,因企业将转移现金以获取收益。

一些公司已经增持了货币基金。根据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Facebook的母公司Meta Platforms Inc.在去年年底将货币基金的配置从9月底的296亿美元增加到329亿美元。截至2023年底,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拥有392亿美元的货币市场基金,较上一季度的204亿美元大幅增加。

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处理器销售商高通公司(Qualcomm Inc.)在2023年增持了货币市场基金,截至12月24日,其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从上年同期的48.8亿美元增至81.3亿美元。“对我们来说,现金余额实际上是一种战略灵活性,”首席财务和运营官Akash Palkhiwal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保持流动性,我们希望保持在风险较低的一端。所以,如果你看看我们的现金余额,你会发现很多都投资于货币市场基金。”

Carfang Group董事总经理卡方(Tony Carfang)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流动性冲击,截至去年第三季度,企业现金储备占GDP的比例已从2020年3月的12%上升至16%。他说,这意味着企业囤积的现金又增加了1万亿美元。他指出,第三季度这一数字达到了4.4万亿美元。

“现金绝对是企业资产负债表的基础,这还没有死,”卡方表示。但企业的财务主管们可能认为,随着疫情从集体记忆中消退,持有这么多现金过于保守。卡方说,更有利的交易监管环境也可能刺激企业花这笔钱。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短期投资组合管理和融资主管施耐德(Jerome Schneider)鼓励寻求收益的投资者开始增加利率敞口,尤其是一年期至两年期的利率敞口。“一旦到了美联储已经开始降息的地步,投资者继续在高收益环境下投资可能就有点晚了,”施耐德说。

Crane Data LLC总裁彼得•克兰则表示,尽管即将降息,但现金的地位并没有变化。鉴于对银行体系和大量未保险存款的担忧,他预计今年货币基金的持有量将达到7万亿美元。他说:“如果货币市场基金的持有量在2024年从目前的水平下降,我就吃掉我的帽子。”

保证金可使外汇交易实现巨大收益,但是同时也伴随着巨大风险而不适于所有的投资者。在决定交易外汇之前,您应该仔细考虑您的投资目标,经验水平和风险偏好。过去表现不代表未来结果,因其将随着市场波动而有所变化。可能情况是您将承受损失掉部分或者全部您的初始投资,因此您不应将您不可损失的资金进行投资。您应知晓与外汇交易相关的全部风险,如果您有任何疑问,请寻求独立金融顾问的建议。

本网站或者任何本网站之链接上的观点、新闻、研究、分析、价格或其他信息仅作为一般性的市场评论,不表示任何投资建议。AUSFOREX 不承担任何损失或者赔偿之责任,包括可能直接或者间接地由于使用或者依赖上述信息来源而发生的获利或者任何损失。